每年實際遭受性侵害的人數約有34,300

其中兒童就有19,208

80%以上的加害者都是熟人

每天有52名兒童被性侵害

每27分鐘可能就有一個孩子遭受性侵

 

看到法官多次輕判性侵幼童的惡狼,

還能大言不慚的發新聞稿,開記者會

說法官都沒錯,

錯的是因為立法有問題,是民粹作祟

是的,他們都沒錯,他們字字斟酌解釋法條,

 想盡方法用輕罪取代重罪,讓惡徒早點重回社會都沒錯

該死的是人民,該死的是被侵犯的兒童,反正別人的小孩死不完

真的讓人不得不想起,

古有明訓:一審重判,二審輕判,三審豬腳麵線(吃豬腳麵線通常就是沒事了)

有時候我真搞不清楚,究竟是地方法院的法官比較殘忍,判罪都務求重判

還是最高法院的法官都是佛心來的,眼睛看到的壞人都是慈悲為懷,不忍判他們罪

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民眾唯一能寄託,讓民眾感到正義被伸張

唯一被賦予制裁惡人的法官,沒辦法讓人民感到滿意

甚至於,他們的判決,人神共憤

台灣的司法,就是被這些懂法律,卻只會在文字上作文章的法律人給搞死了

(法律定的不周延?可以提議修法啊...很難嗎?不願意做罷了)

在對照那幾個收賄輕判的法官,實在是諷刺到極點

地方法院的法官,反而還比較有人性

而最高法院的法官,只會拘泥在法條裡,顯然與世隔絕

(或是背後還有很多雙手在操控)

 

民眾憤怒的是什麼?

就是每個在國小讀過公民與道德的人都知道的事,這些高級法律人卻不知道

人類社會並非一開始就有法律,人們憑著經驗生活,逐漸的有一套系統

而社會上更多時候,是靠道德在支撐一個社會的價值觀

法律是工具,是最低的道德標準,

政府賦予公權力,讓法官依法律來審判一個人有沒有犯罪,該不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沒想到,法官的判決讓法律的水準越來越Low,

低到讓人民無法想像我們的道德標準居然這麼低

就跟那些倡議廢除死刑的人一樣

當一個人連當人的道德感都喪失殆盡的時候,

讓這些人免於一死,甚至還能重出社會,這真的是正義嗎?

 

台灣的司法,對於加害者保護有加,

所謂的"從舊從輕",想盡辦法讓加害人得以減免刑責

但這對被害人而言,受過一次傷還不夠,還得受法院更加重的打擊

一個成年人都未必受到了,一個心智尚未成熟的小朋友呢...


大家一起來響應這個活動吧

搶救受性侵孩子 缺我不行

讓法院知道台灣人民不是白痴,隨時都在監督著他們

法律也不應該是任由他們解釋的

我們人民既然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的權利

那憑什麼我們不能對無法忍受的判決發出怒吼

立法院不修法,那我們用選票制裁他們

政府不能從善如流,改革讓人感到噁心的司法惡習,那就該下台

縱使法官是終身職,社會地位很高,薪水很優渥

但是我們也能將不符合民眾期盼的法官給公布出來

讓他們的鄰居親友自己用道德來評論看看...他們稱不稱職

人民或許很弱勢,但絕非無能,更不是沒有神經

我不願意沉默,縱使我早就對台灣的司法感到失望透頂

也期望大家都能站出來,把自己的心聲說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程程 的頭像
程程

程程的異想天開

程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